林溪萌萌哒w

冷圈知名拖更文手【不是】

目前AC/WD/transformers/SCP以及各种欧美圈
cp暴雷Malty/AltM,不吃。
本命阿塞夫兄弟
过激卡达尔吹
他是天使,希望他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没脾气了。
搞得我差点砸了电脑(暴躁)
不打tag
就存存(。)

【AC/MK】Peace.

鸽了这么久我终于写了点东西(流泪)

底特律au我是不会弃的!!只是没有灵感了……。

灵感来源 @NPC

感谢神仙给我们冷圈造福(。)


#详情设定见《满愿》


――――――――――――――――――――――――――――


“马利克,这儿有封信。”


耶路撒冷区馆长放下手中端详已久的羊皮纸,接过同僚手中的信件,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每天都是近乎重复的工作,时不时还会有讨厌的某位前刺客大师过来烦他。


但这样的生活很安宁。


“晚上好,阿塞夫先生,今天也是要墨水和图纸吗?”商店的年轻人热情地冲他打着招呼。


“嗯,晚上好。”马利克礼貌性地回应了这个小伙子。


距他们从所罗门神殿回来已经过了两个月,卡达尔也回到了曾经那个活蹦乱跳的状态,但这位严厉的兄长仍旧不同意他到处乱跑。


卡达尔曾试图抗议过很多次,最后都以哥哥绝对的强权压制告终。


“真的不能偷偷带我出去吗?哥哥今天不在这里喔。”


“得了吧……要是让他知道还不得杀了我。”


这是阿泰尔第无数次拒绝了可怜兮兮的卡达尔的情求。


他可不想再招惹这个护弟狂魔。


马利克又一次站在了神殿里。


他的左臂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右手还握着那件宝物。


伊甸苹果。


他只能徒劳地看着自己的弟弟被剑刃刺穿胸膛,甚至连眼泪都来不及流下。


所有的喊声和惨叫都在渐行渐远的马蹄声中被盖过,那一刻他仿佛失去了听觉,不知道自己是否是在哭泣。


“!!”


马利克猛地惊起,他仍在耶路撒冷,仍在两人共用的房间的床上,身旁的人还在熟睡。


他将信将疑地,伸出了手,拂过他的脸颊。


通过指尖传来的温暖,还有耳边均匀的呼吸声,月光透过窗栏撒在他身上留下的剪影,深夜徐徐吹来的微风,都在轻声告诉他,这不是梦。


对方似乎并没有睡熟,睁开眼轻轻叫了一声:“哥……?”


他用仅存的一条手臂紧紧地抱住了这个失而复得的孩子。


只有这一声“哥哥”永远会使他安心。


深夜安利。(2)

……想了想还是决定放上来。

底特律au我是不会鸽的

关于我最近的更新详情见我主页

依旧前排 @时年  @嗯呐~

――――――――――――――――――――――――――――

卡达尔是个黏人精。

他的哥哥马利克总向别人抱怨,这个长不大的孩子老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缠着自己,赶也赶不走,就连睡觉也要和他躺在一块。

而对方只是拍拍他的肩膀以表安慰。

马利克讨厌他弟弟。

这是大多数人对这兄弟俩的印象。

毕竟他总是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弟弟,一副巴不得离他远点的样子。

或许只有非常了解马利克的人才知道他对他弟弟究竟是什么想法。

卡达尔就是其中之一。

我明明超听话的。

这是卡达尔对自己的看法。

尽管这个观点被某位刻薄的兄长否认了一次又一次。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长不大,动不动就生气,

还要用亲吻和拥抱来哄;

也不知道睡觉时是谁把谁抱得更紧,

害的对方差点喘不过气;

更不知道是谁因为谁的一句气话,

闷闷不乐一整天。

马利克所期望的,不过是平和的生活,与至亲的陪伴。

唯有他的拥抱能使其安心。

哥哥才是黏人精,卡达尔想。

然后他又往马利克的怀里钻了钻,换来后者一个温存的吻。

温馨提示

我是个清水拖更文手

由于所在学校的机制我很难做到高产

我很抱歉

而且最近我的精神状态有点问题

一直处于一种焦虑抑郁的情况

所以没有办法好好写什么东西

对于那些在等我更新的人

我真的很抱歉。


【AC/底特律au】把这个仿生人拿走!!(1)

【高亮】主cp阿塞夫兄弟,偶尔有别的角色客串

警员Malik x 仿生人Kadar

这是一个开了就不会填的坑(喂?)

来自 @老参 的点梗

作为一位冷圈知名(?)拖更文手

没错我就是有坑就开不平流!x

↓应该算是个预告x



――――――――――――――――――――――――――


1.

马利克一走进警局就感觉到今天有些不对劲


本该属于他的椅子上乖巧地坐着个带有蓝袖章的家伙


见他过来还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早上好,阿塞夫警官。”


果然。


2.

“这是局里给你分配的仿生人,他叫卡达尔,以后就是你的搭档了。”


“那阿泰尔呢?”


只有这种时候马利克才会操心一下这位老朋友。


“他换搭档了。”


“谁?”


一旁玛利亚的表情突然变得得意起来:“是我。”


3.

作为黎凡特警局资历最深的警员之一,马利克十分专注于他的工作。


但此刻他似乎无法集中精神


“怎么,不喜欢你的新搭档?”玛利亚拍了拍他的肩膀。


马利克端详了好一阵


“他为什么和我长这么像。”


“因为就是用你以前的照片给他设定的脸模呀。”


“操。”


从此之后马利克再也没照过相。


4.

科技发展能带给人便利和乐趣。


有时也难免会出现争议。


“那个新来的和马利克长的还真挺像。”


阿泰尔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阿巴斯闲聊。


“不是我说,我觉得这个小家伙长的比马利克那张老脸好看。”


阿泰尔一口咖啡喷在他脸上。


5.

“您要是对他不满意的话我们这还有女性生物组织插件,可以新增一项功能作为您最佳的………”


“不,还是免了吧。”


马利克果断拽着卡达尔走出了商店。


6.

“你说局长为什么要给马利克安排一个仿生人做搭档?”


“可能是……如果它异常了马利克能一拳把他打报废吧。”


阿泰尔如是说。


【AC/MK】温度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那一天林溪终于想起了自己的lof账号(。)
其实我写了很多……但是发到lof的很少
(越写越短)
已经冷到小窗交流粮食了xx
前排依旧留给这两位 @时年  @嗯呐~
如果不介意的话,食用愉快↓

―――――――――――――――――――――

室温二十五度。

天气多云转晴。

马利克像往常一样早起,像往常一样没有叫醒他睡得正香甜的兄弟,像往常一样准备早餐,为他热一杯牛奶,放在桌上摊凉。

窗外陆陆续续地传来行人互道早安,还有鸟儿叽叽喳喳鸣叫的声音。

厨房里弥漫着一股麦香,烤得金黄的两片面包不约而同地跳出了面包机,带着些许烫手的温度。

冰箱上有几张用卡通贴纸粘上去的标签。

“今天想吃肉”

“不行,你吃的够多了”

他向来不是一个擅长言谈的人,习惯于以一副冰冷的面孔淡然处事,几乎在所有方面都与他的兄弟大相径庭――身为弟弟的卡达尔拥有也许是他永远无法做到的开朗与温和。

两人拥有相似的面容,相同的体温――但每当他们贴近彼此时,年幼一方的面颊总会悄悄地升高一度。

“懒虫,该起来了。”马利克毫不客气地掀了弟弟的被子,对底下睡眼朦胧的年轻人耍赖一般的抱怨充耳不闻,“我昨天说过让你早点睡。”

不过强势的哥哥最终还是败给了弟弟的撒娇。

在得到“再睡五分钟”的允许后,卡达尔心满意足地再次投向床铺的怀抱。

――这上面有兄长的余温,有他的气味,还有他多年来一直掩藏在心底的爱意与温柔。

这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
感谢这位朋友给的生贺呜呜呜呜😭 @嗯呐~
我现在的心情如p2
就打角色tag好了。
好东西给自己留着,呜呜

【AC/MK】Marbles

阿塞夫兄弟有我这个拖更文手真是太悲惨了(。)
奋起写了一篇文为组织做贡献 @时年先生
就当作是我自己的生贺吧(*°∀°)=3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3
好想给卡达尔写生贺,呜呜。



――――――――――――――――――――――――――――

马利克不喜欢过生日。

对于他这个年纪的男孩来说,他这个想法有些不寻常。

大多数人都把生日看作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幸福的事情,这意味着在这一天你会成为所有人的中心,收获礼物,和最美好的祝福。

然而,年轻的Malik Al Sayf却没有这样的感情。他不喜欢它,根本不在乎它。他是个腼腆、有点迟钝的男孩,不喜欢在生日那天受到特别的关注。事实上,这只会让他感到不自在。

这个男孩总是独来独往,言行举止比同龄的孩子沉稳许多。他非常喜欢独自一人度过他的空余时间,最好是和阿泰尔一起探索他的家乡马西亚夫――他是唯一能够和他多交谈几句话的同龄人,或阅读。

生日引起的骚乱使他无法做这些事,这只是他不喜欢它的另一个原因。他沉溺于安宁和宁静之中。

而且,马利克也不明白为什么生日如此特别。在他看来庆祝他又见到了一个春天,那就是他变老了。毕竟,他自己并没有感觉到这一天与其他任何一天有什么不同。对于礼物,他也没有任何需要。他已经有好几本关于各种题材的书了――对他来说,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所以,马利克对他的生日没有丝毫的重视。

当他在十岁的时候来到马西亚夫,准备开始刺客的训练时,这个想法依然存在。

他也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的生日。

只有阿泰尔知道,他很体贴地尊重他最好的朋友的愿望,不告诉任何人。

幸运的是,对小男孩来说,刺客要塞内的生活是忙碌的,人们最担心的事情比弄清楚他的生日会在一年中的什么时间发生要重要得多。这给了他所有的机会,不管他有多少空闲时间,都能管好自己的事。余下的一天,他将花在学习或技巧训练上,而且主要是格斗。

现年十二岁的马利克被他的导师从极度专注的状态中拉了出来。当那个人叫他时,这个男孩正在和阿泰尔进行一场剑术练习。

“马利克!“

导师叫了好几次他的名字才让这位年轻的新手抬起头来。

“找我干嘛!?”

他终于听见了,平时安静、柔和的嗓音伴随着一丝恼怒和粗鲁。

导师明白他的无礼是因为专心致志时受到了打扰,决定对此视而不见。

“你弟弟来看你了。”

马利克一听到“弟弟”这个词,脸上不快的表情瞬间烟消云散。他转过身来,看见他九岁的弟弟站在篱笆的另一边,高兴地向他挥手,这时他脸上露出了喜悦和惊讶的表情。他立刻给小男孩一个温暖的微笑。

然后他一手把准备趁机偷袭的阿泰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阿泰尔一边拍着身上的灰尘,一边狠狠地威胁道,试图挽救他在众人面前破碎的自尊心。

然而,马利克对他朋友的这些毫无意义的威胁习以为常。“当然,你会的,阿泰尔。”他说着,语气中尽是讽刺之意。“下次吧。”

他走到训练场边缘,熟练地跃过围栏。说实话,他对于自己年幼的弟弟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感到有些惊讶。

出于一个负责任的哥哥的本能,他低头看着小男孩。“卡达尔,你在这里干什么?”他问道。

这个孩子用明亮的蓝眼睛望着他――他们有着相似的长相,但卡达尔却从他们的母亲那里继承了这种不同寻常的特征,而马利克在各方面都像他们的父亲,一直到他那典型的阿拉伯黑褐色眼睛。

想到这一点,哥哥意识到他和他的兄弟除了外表不同之外,还有更多的不同之处。他沉默寡言,性格孤僻。另一方面,卡达尔是个健谈、开朗、善于交际的人,一个充满希望的大梦想家。他几乎和他哥哥的一切都完全相反。

“我想见你,”他唧唧喳喳地说,一点也不理会马利克的询问。

他喜欢来看他年长的兄弟。他们的关系很亲密,尽管偶尔会有分歧,但自从马利克来到要塞接受刺客训练以来,他几乎没有多少时间与他待在一起。

“我必须告诉你多少次不要独自出来你才会听话,卡达尔?“他训斥着他。“你可能会遇到危险,如果父亲母亲不知道你在哪里,他们会担心的。你想让事情发展成这样吗?“

他近乎严厉的语气,让他原本就小小的弟弟缩成了更小的一团。尽管他试图忍住不哭,但眼角还是闪出了泪光,嘴唇微微颤抖着。他当然知道他的父母会担心,但哥哥为什么不能高兴地看到他呢?

马利克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刚刚对卡达尔说的话有多么糟糕。他胸口有一阵小小的懊悔。他只想告诉他弟弟,如果他就像那样跑掉的话,他们的父母可能会担心,他会更担心。

无论是谁都不想让这个讨人喜欢的孩子流泪,尤其是马利克本人。

他叹了口气,弯下腰来――因为他已经比他的弟弟高了。“别哭,卡达尔。”他温和地说。“我没有生你的气。我也很高兴能看见你。我只是不想让你陷入麻烦,好吗?”

他的话起了作用,小男孩很快平静下来,试图眨眨眼睛,把他那水汪汪的眼泪眨掉。马利克握住了他的手。

“我带你去参观我们的要塞,好不好?“

卡达急切地点点头。他很喜欢参观要塞,牵着他哥哥的手去拜访所有刺客。他沉思着,他只需要再等上一年,才能来到这里,学习和马利克一样的东西,他们就能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

突然,年长的男孩感到有人在拽他的袖子。他低头看向弟弟:“怎么了?”

他的弟弟仰起脸看着他,眼睛闪闪发光。“你知道,我是来看你的,因为今天是你的生日……”他小声说着。

马利克皱了皱眉。他从不喜欢过生日。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卡达尔。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用这个理由来烦扰他?

他的弟弟似乎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但他仍然继续说:“……我也给你带来了……生日礼物,什么的……”

马利克吃惊地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皮包。然后他伸手拿出了礼物送给他的大哥。他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扯下袋子的绳子,把里面的东西放进哥哥的手里。

他看着几个小东西滚到他的手上。看起来像鹅卵石,但是手感平滑,而且被刻意磨光成圆圆的小球。他意识到,那是大理石。马西亚夫的孩子们在街上玩耍的小玩具。

“我在和那些孩子的比赛中给你赢了这个。”卡达继续告诉他。“那个……你喜欢吗?“

马利克回头望了望他,手里拿着光滑、灰白色的大理石。他看着这个天使一般纯净无瑕的孩子,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单膝跪下,把年轻的弟弟拉近身边,紧紧拥抱着他。

“我确实喜欢。很漂亮……谢谢你,卡达尔。”

他能感觉到卡达在他们拥抱时也露出了微笑,无论是怀里还是内心都是温暖的。尽管他早就过了玩弹珠的年纪,这两个小东西对他没有任何用处。但这正是他最珍贵的东西。

他的弟弟想给他一件生日礼物,只是想让他知道他爱他,关心着他。只有这种想法才是马利克·阿塞夫所收到的最美的礼物。

【AC/MK】捉迷藏


兄弟向注意(!)
是还给这位的粮食 @时年事已高
感觉我们俩你一篇我一篇的产粮
玩的很开心啊xxx
(冷圈自娱自乐手段之一)(?)
轻微年龄操作,如果没问题的话
食用愉快w

――――――――――――――――――――――――――

“一、二、三…………”

远处传来伙伴断断续续数数的声音,卡达尔努力向前跑着,钻进了一簇树丛里。

“到这里他们就找不到我啦。”他蜷缩在树丛间,得意地想着。

捉迷藏是孩子们最喜欢的游戏之一,尤其是对于这群刺客的孩子来说,算是一种他们隐匿技巧的考验。

卡达尔无疑是他们中最优秀的那个,他近乎完美地隐藏了自己的踪迹,有时就算伙伴们找到眼前都无法发现他。

计数声停了。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卡达尔放松下来,开始回忆自己和伙伴们的点滴。

小孩子总是淘气的,爱表现,自尊心强。每当导师说“很好,卡达尔做得不错”的时候,他背后总有一片阴阳怪气的起哄;对战训练时总有人故意使劲,在他身上留下几块青紫的伤痕;再者便是时常被推进泥坑里,带着一身的土灰回家。

他们取笑他怪异的蓝色眼睛,嫉妒他的与众不同,仗着人多势众肆意欺负他,他的反抗在这种情况下显得微乎其微。

他从来不敢告诉哥哥这些,他担心这个保护欲过强的长辈会伤害他这些难得的朋友,或许以后他能一个人解决这些事情。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只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卡达尔有些害怕了,钻出草丛大声呼喊着伙伴们的名字――回答他的只有风声。

他又一次被丢下了。

也许他早就料到这些孩子会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但他还是选择相信他们。

天渐渐黑了,树林中时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卡达尔一边往回走,一边往衣服里缩了缩。

“好冷……”他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大家都回去了……”

自从父母离开他们之后,哥哥一个人扛下了家中所有的事务。尽管如此,就算再忙他也会无微不至地关照自己。

又要让哥哥担心了……卡达尔感觉有些温热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转,他拼命把眼泪忍了回去。

不,我不能哭。

他的双腿早已疲惫不堪,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机械麻木地向前走着。

“你到底跑哪去了?!”

突然,他撞进了某个白袍刺客的怀里。

“知道我找你多久了吗?你……”马利克本想好好责备他一番,看到他红红的眼眶以后,又把那些话咽了回去。

他又不是块木头,那些人对他的态度他也并非丝毫没有察觉。他知道他的弟弟不会傻到每天都会把自己摔出一身伤。

只是,既然卡达尔不愿意主动告诉他这些,他便不会过问。

又累又怕的卡达尔看见哥哥,径直抱着他放开喉咙大哭起来。

“我以为……不会有人来找我了……”小孩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了好了……”马利克俯下身把他抱在怀里,轻声安抚着。


“这不是有人来了吗。”

“我来带你回家了。”

【MK】差距

虽然内容和七夕没什么关系xx
但是就当是七夕贺文发啦!x
惯例,前排留给这两位 @嗯呐~  @时年事已高
Kadar第一人称注意




―――――――――――――――――――――――――――

差一点。

再次被导师掀翻在地,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尘土,惴惴不安地等着他对此次训练的评价。

他所说的和我脑海中瞬间闪过的那句话完美重合。

“还差一点。”

我有些懊恼,任由他单手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不过,比起其他人,你要优秀许多。”

这算哪门子鼓励啊……我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但还是冲他露出了一个由衷的微笑:“感谢您的教诲。”

他明知道我的目标远远不止是超过这些新手。

我苦苦思索着自己与兄长之间的差距――论战术我并不差他分毫,论沉稳这些年他也教会我许多抑制冲动情绪的方法,就算是再普通不过的剑术――有时我甚至更胜一筹。

也许兄弟生来就是要被人比较的,无论是弟弟胜过哥哥,还是哥哥胜过弟弟,胜的那一方永远饱受赞誉,负的那一方只能忍受别人变味的同情。

我便是负的那一方。

为了能与他并肩同行,我努力地训练,手上早早磨出了老茧;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我不惜豁出性命从圣殿骑士手中救下那些备受折磨的平民;为了赢得兄弟会的认可,我把导师所讲的要领统统记录成册,深深印在脑海里。

可我换来的是什么?一把无法使用的袖剑――因为他们并未切去我的无名指,所谓的“武器”不过是个摆设。

我依旧无法获得他们的认可。

我不知道我与兄长的差距究竟是什么。

有时我们近在咫尺,有时又仿佛相隔万里。

尽管如此,我并不怨恨我的兄长,与其恰恰相反,我很爱他。他永远是最了解我,最关心我,我最依赖仰慕的人。我对他无话不说,但我从未告诉他这些。

我又是满身灰尘,一脸失落地回了家。

他早就在等我了。

“……我真的很差劲吗。”在他俯下身为我拂去身上的污垢时,我闷闷地轻声问道。

“其实大家都为你感到骄傲。”兄长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我抬起头,对上他平静的眼神:“那你呢?”

“我也一样。”

他笑了。

“我知道,我与你还有一些差距………”我又低下头盯着左臂仅装饰用的袖剑――这还是他帮我绑上的。“……不然为什么他们会这样看待我。”

“你知道差距在哪吗?”他坐在我身边,换了一种更温和的语气。

“我,我不知道……”我彻底懵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妙光芒。

“你还没有学会掩藏自己的情感,卡达尔。”

“这就是你我之间的差距。”